當前位置: 泰州之窗首頁 > 游戲 > 正文

同學看視頻嗎?咱們班主任直播的那種

同學看視頻嗎?咱們班主任直播的那種

除了買菜購物靠外賣,工作開會靠在線辦公工具之外,面對即將到來的新學期,除了延期開學之外,也使得原本沉寂了多年的在線教育市場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聲勢走紅。

2020年初這場疫情的出現,在導致全民居家隔離的情況下,也使得消費者的需求幾乎全部轉移到了線上。除了買菜購物靠外賣,工作開會靠在線辦公工具之外,面對即將到來的新學期,除了延期開學之外,也使得原本沉寂了多年的在線教育市場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聲勢走紅。


近期,新東方在1月27日宣布向全國中小學生免費開放旗下專業在線教育平臺“新東方在線”;2月4日方直科技方面發布公告稱,與上海教育出版社、海天出版社、阿里釘釘等單位聯合開放了資源網、資源平臺等系列在線教學全場景應用服務。而在2月5日的A股市場,在線教育板塊更是上漲超過5%,板塊中含有線上教育業務的企業集體上演漲停潮,甚至連新華社都發文表示,“在線教育迎來發展機遇”。

同學看視頻嗎?咱們班主任直播的那種

但與此同時,微博上一個#網課太欺負人了#的話題也迅速升溫。不少網友表示,自己好好的一個人民教師,怎么就突然變成不紅的主播了呢。你能想象不茍言笑的數學老師,早上8點開始解方程式的同時,屏幕上突然出現一個“666”的彈幕嗎?或者是學生們在屏幕前突然保持靜止,只為營造“網絡不好”的假象,混過直播另一頭教師的提問嗎?而這些,也正在發生著。


【沒有粉筆頭做拋物線運動,還能叫上課嗎?】


說起在線教育,其實早在數十年前就有教育學者提出,簡單來說就是通過應用信息科技與互聯網技術進行內容傳播和快速學習的方法,也就是以而網絡作為介質的教學方式。雖說倡導在線教育的從業人士認為,這種模式可以打破時間與空間的限制,甚至協助解決教育資源不均等現狀。但真正接觸過的一線工作者和學生,卻不難發現現階段其還面臨著多種多樣難以解決的實際問題。

既然是以網絡作為介質,那么在線教育所面對的最為根源問題首先自然是在設備方面。近來微博上流傳的一則關于“云班課”的調查問卷,就頗受網友的關注。原因在于問卷中談到家中是否有電腦或者網絡時,幾乎是強迫所有參與調查的人必須“有電腦”、“有網絡”、“克服困難能參加”,畢竟一旦硬件無法跟上,則意味著后續所有的環節都無法展開,“云班課”自然也就無法落實。

同學看視頻嗎?咱們班主任直播的那種

其次,就是被網友討論最多的注意力集中問題。對于絕大多數教師來說,在空無一人的房間中,對著小小的攝像頭講一天或許是基本素質,但是對于學生黨而言,能不能對著電腦屏幕以及其中的各種誘惑,并且依舊保持課堂上的專注就成為了問題。我們在網上已經發現了類似“網上授課修改器”的軟件,并且也有網友上傳了自己應對直播授課的“訣竅”。介于此時師生之間相隔著遠超平時的物理距離,老師的粉筆頭自然也就不可能及時的飛到走神學生的腦門上了。

同學看視頻嗎?咱們班主任直播的那種

除此之外,線上教學帶給教師的課案修改壓力等諸多問題似乎都顯示,在線教育在實際問題面前或許只是一張創口貼——雖然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無法真正解決問題。


【在線教育或許是優質的輔助,但還不是MVP】


當然,也并不是說在線教育就一無是處。在其昔日的發展進程中我們也能看到,在一些資源相對缺乏的地區,借助在線教育可以獲取更為優異的教育資源,而且也已經有相當典型的成功案例。2018年曾有一篇流傳范圍相當之廣的報道《一塊改變命運的屏幕》,其中就表示在貧困地區的248所高中通過直播,得以全天候跟隨一本率超九成的成都七中平行班同步上課、作業,以及考試。并且據稱在這200多所高中里,“有的學校出了省狀元,有的本科升學率漲了幾倍、甚至十幾倍”。

同學看視頻嗎?咱們班主任直播的那種

但同時我們也需注意到,即便是如此成功的案例中,主要的觀影設備也是由學校提供,而非每個家庭來承擔,并且在網絡授課的過程中也不是臺上直播,臺下干看,而是由這200多所高中里的教師承擔起了監督與輔導的作用??梢赃@么說,線上直播只是為這些學生增添以往難以獲取的資源,但學生對這些資源的吸收和利用率,還是得通過線下的種種措施來得到保證。


而現在因外部環境變身“黑天鵝”的在線教學模式,與大眾向的直播在形式上其實并沒有太大的差別,都是由主播傳遞內容,間或加入與觀眾的互動。但在直播中觀眾不感興趣可以將視頻放到一邊,甚至切換到別的內容,但是在教育中卻需要屏幕另一邊的學生面對較為枯燥的內容時,也需要保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但是在現有的直播領域里,卻無法通過技術手段做到強制用戶注意力集中——如果真有這樣的技術,斗魚和虎牙恐怕會成為21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互聯網企業了。


同學看視頻嗎?咱們班主任直播的那種

其實在此次疫情出現之前,在線教育的口號就已經喊了多時,然而實際發展的相對遲緩就已經足以說明一些問題了。當下可以說是外部環境促使了在線教育很快就涌入公眾的視線中,但這種突發的事件或許能夠激起各方更為廣泛且深入的嘗試,但想要在短時間內發生質的改變,并讓在線教育行業迎來拐點,恐怕還有著不小的難度。

?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推薦閱讀:三星s9屏幕

[責任編輯:無]
正规男模特赚钱吗 深圳风采官网 茅台股票历史走势 看k线图买卖股票 深海捕鱼千炮版技巧 北京快3开奖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 股票的发行价格 广东推倒胡好友房 中超积分最新 四川熊猫麻将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