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泰州之窗首頁 > 財經 > 正文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11月24日,彭博公司的創始人邁克爾·布隆伯格公開宣布將角逐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39歲失業,白手起家打造媒體帝國成為百億巨富,又當了12年的紐約市長,布隆伯格希望將下一個目標鎖定美國總統的寶座。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11月24日,彭博公司的創始人邁克爾·布隆伯格公開宣布將角逐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39歲失業,白手起家打造媒體帝國成為百億巨富,又當了12年的紐約市長,布隆伯格希望將下一個目標鎖定美國總統的寶座。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失業中年

布隆伯格1942年出生于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市,先后就讀于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和哈佛大學。從哈佛大學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后,他加入了所羅門兄弟公司并很快成為公司合伙人。

布隆伯格在所羅門兄弟公司順風順水工作了15年,但就在他39歲的時候,卻突然被解了,放在今天的語境下,他遇到了中年危機。

這是布隆伯格的至暗時刻,他不得不思考未來的出路。骨子里的冒險精神和創造欲驅使布隆伯格選擇創業。1981年的證券公司在收集和分析證券信息時還是沿用老一套的方法,用計算尺處理信息,再用2號鉛筆將憑感覺做出的猜測記錄下來。這樣不僅效率低下,成本也很高。布隆伯格想建立一家全面搜集分析證券數據的企業,并提供計算機軟件。

布隆伯格租了一間臨時辦公室,招募了4個前所羅門公司員工,正式創立了彭博公司。成立之初,產品的設計進展緩慢,布隆伯格依靠提供咨詢服務來獲得收入。當為美林公司提供完咨詢服務后,布隆伯格試圖將自己的產品賣給他們——盡管這個產品只是設想,并未著手生產。

為了抓住這次機遇,布隆伯格向美林公司承諾,6個月內完成系統開發。要在6個月內完成產品,除了編寫軟件和搜集信息,還要制造自己的硬件設備,難度可想而知。布隆伯格將整個產品的研發拆解成若干個可消化、可控制的小任務,并交由擅長的人負責。

約定交貨的那個星期一,布隆伯格扛著初步完成的終端機,他的合伙人鄧肯抱著鍵盤和顯示器,打了輛出租車去了美林公司,路上還一直忐忑著尚未解決的軟件漏洞。在一群美林公司員工的注視下,布隆伯格緩緩啟動了終端機,一切運行正常。

美林公司履行承諾,向彭博訂購了22臺終端機,成為彭博的第一位客戶。接下來,英格蘭銀行、世界銀行、美聯儲、各大證券公司等等,都成了彭博的客戶。

傳媒帝國

彭博的業務發展勢頭良好,1987年,彭博甚至取代美聯儲為《華爾街日報》和美聯社獨家提供美國債券每天的價格,但潛藏的競爭壓力無處不在。

當時行業巨頭道瓊斯和路透社都在抓緊研發自己的計算機終端跟彭博競爭。面臨巨頭的降維打擊,布隆伯格再一次面對選擇:是讓彭博滿足于做一個小而專的信息提供者,任由道瓊斯宰割?還是進軍新聞業,向巨人發起挑戰?這一次,布隆伯格選擇了后者。

80年代末,受經濟不景氣的影響,美國新聞業處境艱難,許多能力強的記者在找工作。行業萎縮時,彭博新聞社卻逆勢擴張,吸納一批優秀的新聞人才來擴充自己的團隊。

在新聞生產方式上,布隆伯格沒有墨守成規,而是對新聞的制作和傳播方式進行了創新。比如,彭博終端機每天產出的證券價格波動的曲線和圖表,本身便是數據新聞。而彭博現在要做的,不過是“給圖像加上文字”。因此,彭博的新聞報道將圖表和文字分析結合在一起,幫助讀者更好地理解報道內容。

同時,彭博給計算機編寫了可以自動“寫出”簡單報道的程序,這樣他們的記者可以從機械性的工作中解放出來,將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更深入的寫作和分析中。此外,彭博摒棄了行業慣用的大公司優先的報道準則,而是按照時間順序對每家公司的收益狀況都進行報道,保證新聞資訊的全面性。

這些舉措收效明顯,美林公司悄悄將彭博新聞社和道瓊斯新聞的及時性和準確性進行了評分,結果彭博的得分相當令人滿意。彭博新聞社以小博大的戰略取得了初步勝利,這也促使布隆伯格著力打造他的傳媒帝國。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1991年 底,布隆伯格買下了紐約市一家名為WNEW的廣播電臺;他進軍電視業的第一個行動是為馬里蘭公共電視臺制作每天早晨30分鐘的節目——《彭博商業新聞》。雖然他并不能通過它賺錢,但賺到了名氣。在紙媒業務上,布隆伯格出版獨立雜志《彭博快訊》,這本新雜志大獲成功,首次發行便達到10萬份。

進入新世紀,布隆伯格已將自己的1000萬美元遣散費變成了上百億美元的凈資產。

紐約市長

在商業領域取得巨大成功后,布隆伯格決定投身政界。2001 年“9·11”恐怖襲擊發生數周后,布隆伯格當選紐約市長,年薪只有1美元。

此后,布隆伯格當了12年紐約市長。這期間,他幫助紐約警察局建立了世界領先的反恐隊伍,通過規劃用地和稅務優惠等措施設法吸引企業投資,加大教育方面的投入和改革,推出控煙條例等。這些措施獲得了成效。2002年至2014年間,紐約市犯罪率下降了31%,家庭平均收入增長了36%,成人吸煙率從22% 下降至15%,青少年吸煙率從18% 降至9%,人均壽命增長了3歲。

《紐約時報》在布隆伯格卸任紐約市長前發表社論說,布隆伯格任內紐約市犯罪率下降,交通系統效率提升,環境變得更干凈,但與此同時,財富和機會分配仍然不均,許多市民依舊面臨收入太低、房租太高的困境。

身為紐約市長,布隆伯格的生活習慣被媒體捕捉到。人們看到身為美國頂級富豪的布隆伯格每天乘地鐵上下班,在公共場合僅有兩雙皮鞋倒著穿。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布隆伯格在擔任紐約市長的時候每天坐地鐵上下班

有眼尖的記者注意到,當布隆伯格出現在公開場合時,盡管他身上的西服總在變化,但他腳上幾乎總是穿著同樣的皮鞋。彭博社發言人斯圖羅瑟說:“市長僅有兩雙上班穿的皮鞋,每天輪流換穿,若鞋底磨平,就換新鞋底?!边@兩雙皮鞋均是經典款式的黑色休閑皮鞋,在他2001年當市長之前就已經開始穿了。由于皮鞋已經太舊,有時候就連他自己似乎也覺得它們太不上臺面。有一次,當布隆伯格與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并肩坐在一起談話時,他下意識地將兩只腳團縮在一起,似乎試圖將腳上的舊皮鞋藏起來。這戲劇性的一幕依然被眼疾手快的攝影師拍了下來。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布隆伯格被磨平的鞋底受到攝影記者的關注

卸任紐約市長后,布隆伯格積極投身慈善。據福布斯統計,布隆伯格在槍支管控、氣候變化和教育等領域累計捐出80億美元。自 1964 年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畢業后,布隆伯格先后給母校捐贈了至少33億美元。他也和比爾·蓋茨以及沃倫·巴菲特一樣簽署了“贈與誓言”,承諾將其身家的至少一半捐給慈善。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競選總統

11月24日,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參與角逐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

布隆伯格500億美元身家讓他占盡了優勢。在競選紐約市長時,布隆伯格至少花費了2.5億美元的競選資金,通常是對手競選資金的數倍,以至于有人說他的紐約市長是花錢買來的。外界預計,布隆伯格打算為競選總統投入至少1.5億美元,他的團隊宣稱,競選期間,布隆伯格將不接受政治捐款、當選總統后也不拿工資。

不過,財富有時也是劣勢。對于民主黨主流的中下層選民,布隆伯格怎么擺脫他的富人形象,跟大家有共同的志向和訴求,這一點具有挑戰性。

當然,人們更關心布隆伯格的競選主張。他提出一系列主張,包括創造收入體面的就業崗位、提供高質量醫保、遏制槍支暴力、積極應對氣候變化、調整移民制度、保護女性和少數族裔權益、重塑美國的國際形象以及向包括他自己在內的富人加稅等。

人們也看到,過去10多年來,他一直在控槍和環保 這兩項全國性議程上投入精力。在擔任紐約市長期間,布隆伯格成立了“為了持槍安全”的控槍組織;2018年4月,他宣布向《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捐款450萬美元,補足因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而造成的資金缺口。

雖然同為紐約富豪,但布隆伯格與特朗普勢不兩立,他在競選聲明中說:“我競選總統,以擊敗唐納德·特朗普,重建美國。他認定特朗普對美國和美國價值觀構成威脅, “如果他贏得下一個任期,我們可能永遠無法從傷害中恢復?!辈悸〔竦念檰?、民主黨政治戰略師霍華德·沃爾夫森說,打敗特朗普就是他競選總統的初心,“布隆伯格對民主黨當前參選陣容感到擔憂,認為這些人沒有機會擊敗現任總統特朗普,而他參選將為民主黨提供新選項?!?/p>

特朗普最強的對手來了,也是位億萬富翁

布隆伯格宣布競選時,距離民主黨黨內初選投票僅剩10周,其他競選人數月前就已經開始競選活動,起跑晚是一大劣勢。就黨內初選投票,布隆伯格打算“跳過”4個提前投票州,集中精力備戰明年投票的各州。

那些從政的億萬富豪

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美國貧富分化加劇,越來越多的億萬富翁開始參選并奪得政治職位。

在過去的10年中,億萬富翁們贏得了科羅拉多州等 8 個州的州長職位。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里克·斯科特花費 1億美元贏得了佛羅里達州州長的兩屆任期(2011-2019),后來他又花掉了6300萬美元贏得了2018年的聯邦參議員選舉;吉姆·賈斯特斯是西弗吉尼亞州的首富,這位煤炭大亨消耗了400萬美元贏下西弗吉尼亞州的州長職位;同樣,手握數億美元的前微軟副總裁道格·伯古姆成功入主北達科他州;伊利諾伊州的州長普利茲克取用了個人資產中的1.71億美元用于2018年的州長競選,普利茲克擊敗了時任州長布魯斯·朗納,盡管后者也擁有近10億美元資產,但在同場競技中只投入了5700萬美元。

為競選總統,億萬富翁更舍得花錢。1992年,科技投資人羅斯·佩羅從個人資產中劃出6000萬美元,其中4000萬都用在了最后一個月的競選活動中。雖然他最終敗選,但獲得了19%的選票——這是自1912 年西奧多· 羅斯福以來,非兩黨候選人取得的最好成績。出版商人斯蒂夫·福布斯在1996年也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奔波,同樣使用了大量個人資產。

2016年,特朗普在大選中花掉了6600萬美元,這位美國億萬富翁的勝選,標志著富豪從政黃金時代的到來。現在,越來越多的富豪將總統競選提上了自己的議程,比如臉書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迪士尼總裁羅伯特·艾格和達拉斯獨行俠的老板馬克·庫班。


推薦閱讀:葉紫

[責任編輯:無]
正规男模特赚钱吗